阿里变得有点严肃,带着些许哭笑不得告诉我:“今天是伊朗的公众假日,但我压根就不想去参加什么反美游行。我们每年都喊’美国去

阿里变得有点严肃,带着些许哭笑不得告诉我:“今天是伊朗的公众假日,但我压根就不想去参加什么反美游行。我们每年都喊’美国去

Postby Admin » Tue Feb 13, 2018 12:23 pm

阿里变得有点严肃,带着些许哭笑不得告诉我:“今天是伊朗的公众假日,但我压根就不想去参加什么反美游行。我们每年都喊’美国去死’,但美国变得越来越强大,而伊朗一直在倒退,经济发展不好,老百姓对生活现状不满足。”

沉默一会,我接话道:“是啊,我在伊朗也遇到很多人对政府不满,很多人骂政府是窃贼,为什么会这样子呢?”

阿里用右手拍了拍方向盘,双手摊开,接着用小肚腩顶住方向盘底部,一脸无奈地告诉我:“我现在27岁了,单身狗,因为没有工作机会,找女朋友都找不到,不是我一直想单身,是国家经济状况太差了找不到好工作。我能做的是在节假日多拉几趟客,多赚点钱。”

阿里是德黑兰一所知名大学的毕业生,毕业后已经开了两三年的伊朗“滴滴”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其中一半的收入需要交房租。而这样的生活状态,并不是他想要的。
Admin
Site Admin
 
Posts: 6661
Joined: 01.2015
Gender:



Return to "信息"

 

Who is online

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: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

cron